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环保无国界最真实的户外工作!

日期:2019-10-09 11:07浏览次数:

欧阳凯,这位从美国得克萨斯州来到中国学习工作的27岁帅气小伙,用自己的双手双脚完成了这项挑战,告诉人们在野外捡垃圾谁都可以,行动起来会让环境变得更美。
 
环保无国界最真实的户外工作!
 
9月29日,笔者与欧阳凯相约在一间咖啡厅中,见到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阳光帅气,有那种大男孩般的真实,为了一个简单的目标而生活,并从中收获满足和快乐。
 
欧阳凯的名字是Kyle Obermann,欧阳凯这个中文名字是2010年在美国上大学时的中文老师给取的,在2015年,他申请了奖学金来到北京大学学习中文。现在,他生活在成都,是一名自然保护摄影师。欧阳凯表示,这个职业是他的梦想职业。
 
“从事自然保护这个行业是因为我感觉我们这个年代以及未来,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环保相关问题,比如全球变暖或者生态破坏还有就是,我觉得人们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环境来生存,如果我们不保护环境,人们自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自己本身特别喜欢很美很原始状态的大自然,我希望我出去的时候能看到一个原始的大自然。所以我一直觉得,在我能支持自己生活的前提下,希望可以将我所有的工作致力于环境保护方面。”欧阳凯说。
 
喜欢大自然的欧阳凯有一份记录自己去过哪里的地图,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青海、四川、甘肃,大概中国一半的地方都留下过他的足迹。在他的镜头下,除了有美丽的景色,自然保护区中的护林员经常成为照片中的主人公。
 
欧阳凯觉得:“护林员是最辛苦、最真实的户外工作。
 
我是北面赞助的摄影师,所以我会接触很多他们的运动员或者其他品牌的运动员。这些运动员也很辛苦,但是他们在野外的时间不如护林员,但是我们户外圈子都会关注运动员,我们都觉得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最顶级的,是爬的最快、跑的最快的。
 
但是在其他方面,他们没有护林员在户外待的时间那么长,没有那么辛苦,福利待遇也更高。越野跑运动员是为了追求自己的成绩,达成自己的目标,而护林员的工作则有更高的目标,是为了保护大家的环境。
 
我觉得护林员们如果有时间参加越野跑比赛,我相信他们会有很好的成绩,因为他们户外技术太高了。我住在成都,没有特别近的地方可以去练下坡等技术,但是在自然保护区里面,我们走的那条路都不是路,野山没有什么路,我是在那里边拍摄边完成的训练。
 
我在城市里面可以去在平路跑,但是要真正练技术的话,我觉得在自然保护区里是最好的,里边的路远比你所有去过最难的比赛的任何一条路都更难,要难几倍。”
 
欧阳凯去过的自然保护区比绝大部分国人知道的还要多。在9月下旬,欧阳凯刚刚从吉林向海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回来,在这几年,他去过很多西部地区的自然保护区,比如四川唐家河、老河沟、光鞍子河、卧龙、祁连山、青海等地。
 
十一之后,他又会去阿尼玛卿雪山,跟随科学家们做冰川监测,而到了冬天,他还会去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据他的介绍,这些自然保护区预算比较少,为了不给他们增加经济负担,他会找到一些赞助商来帮助自己前往保护区,并为那里的工作人员带去一些装备。
 
“我是北面的签约摄影师,所以我会跟他们联络说把你们装备衣服赞助给护林员,因为他们很需要,我会去这个地方,会去拍这个护林员,会穿你们的衣服,然后我自己发一些照片,你们也可以发,自然保护区的组织也可以发。
 
这可以算是给保护机构一个免费的宣传,北面也可以实现他们的社会责任,我也可以做我的工作,护林员们也可以获得衣服,也算是一个多赢的方式。”欧阳凯这样解释道
 
中国野生猫科动物保护组织,护林员背的包是欧阳凯找来的北面装备。
 
这份梦想工作也让欧阳凯过上了到处跑的生活,一个月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能住在成都的家中,也让习惯成都生活的他,不能经常吃到自己喜欢的串串香、火锅、干锅等食物。
 
而且,由于工作过于特殊,他的大部分朋友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做什么的,一般只了解他在中国的某一个山里边待着。
 
幸运的是,他的父母很理解他的选择。欧阳凯说:“我每个月都会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知道我去了哪里。他们觉得特别开心,也为我特别骄傲,他们知道我现在找到了我梦想的工作状态。他们也叫我自己也不要那么累,身体健康,他们也很开心,有他们支持也挺好的。”
 
在这次捡垃圾跑贡嘎环线之前,欧阳凯还有过一次小试牛刀的举动,在今年TNF100北京站上,他用边捡垃圾边参赛的方式,夺得了25公里组的冠军。
 
如果有参加过那次比赛的读者,可以回想一下是否遇见过一位这样特立独行的帅小伙。贡嘎环线是欧阳凯来到中国后徒步的第一条路线。2015年,还在上学的他对老师说,自己要逃课一个星期,要和美国来的朋友一起去贡嘎环线徒步。这位老师了解欧阳凯一直在努力学习,也知道他以后特别想做户外方面的工作,于是也就同意他这个请求了。
 
“那种老师我觉得很少见,他会承认你做这个事情可能比上我的课还好,所以他是真的很好。”欧阳凯说。在今年9月初,欧阳凯参加了UTMB(环勃朗峰越野赛)OCC组的比赛,赛前预计六个半小时完成比赛的他,由于抽筋,只得花费了七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完赛,名列第163名。
 
“回到中国后,我还是觉得特别不满意,然后就想想我还能做什么。一直以来我就很想测试能不能一天跑完贡嘎环线,我去年才开始接触越野跑,那个时候我发现其实一天是可以跑完60公里的,贡嘎环线距离跟OCC也差不多,爬升也不如OCC,就是海拔有些高。
 
时间也刚好是在9月底,我还可以边跑边捡垃圾,因为今年我参与TNF25公里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受到很多的人的关注。如果我在贡嘎这么做,可能会更极限一点,也可以把这个话题变得更火,有关注才能影响更多的人。
 
因为我一个人不可能把所有垃圾捡完,或者说我组织许多人把垃圾捡完,但还是有人会扔垃圾,要让他们意识到不能扔垃圾。我也不可能住在贡嘎路线,每天坐在那里捡垃圾吧。我要一天之内跑完这个路线,还要捡垃圾,还要做视频,还要写文章。
 
我觉得时间最好是在9月中下旬,如果太靠近十一的话,可能也太晚了,有些媒体比较忙,不会和我一同转发。我觉得最好就是这样做,让更多的人看到。”欧阳凯说。最终,这篇文章里的视频有接近5万的播放量,影响力相当大。
 
在贡嘎环线上,欧阳凯看到最多的垃圾是水瓶和食物的塑料包装,以及还有鞋子。欧阳凯说:“我不太懂为什么会扔鞋子,当时犹豫了下这个鞋子要不要捡,但为了视频和文章还是捡了,那个鞋子特重,因为早上有露水,鞋子都湿了。而且我跟当地人聊,他们说最大的问题应该来源于一些商业的徒步团队。”
 
据欧阳凯的解释,塑料包装垃圾很多的原因有可能是国内外不同的消费习惯造成。
 
比如,在美国他买不同的坚果,都会装在一个大袋子里,而在中国,大袋子里还会有小袋子包装。他感觉国内的包装要比国外多三四倍,也就让垃圾更多了。这篇文章得到了很好的传播效果,但文后出现的“你什么时候再去贡嘎,我和你一起去捡垃圾呀。”的留言也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扰。
 
欧阳凯说:“我在文章里写的那句希望有人和我一起参与的意思是大家自己也可以去捡垃圾的。在十一期间,我也要休息,在成都要修整,也许我这篇文章、这篇视频给了你一些感动。捡垃圾这件事你自己一个人或者和朋友一起就可以做了,干嘛需要和我一起呢?
 
希望他们意识到,其实你不需要一个什么领导,你在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去捡,你带个垃圾袋捡就行了。因为我一个人没有这个能力负责这条路线上的捡垃圾工作。但是我希望人们看到这个视频,能有一个外国人为了十一可以捡垃圾,这个人也许就不敢扔了,也许还可以自己去捡一点的感受。不要我来领头,买个垃圾袋就可以做这件事了。”
 
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走进户外,体验户外运动带来的快乐,这也必然会对自然环境带来更大的影响。欧阳凯觉得越野跑的选手们应该以身作则,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成为爱护环境的榜样,因为越野跑的人体力更好,效率更高,能捡更多的垃圾欧阳凯说:“不用觉得垃圾会很脏,因为跑越野跑的人也很脏的,过终点都和泥人一样的。
 
如果嫌脏可以不捡,我保证垃圾的数量足够多,足够人们捡的。在贡嘎的时候,我面对的是一个垃圾山,我就是随随便便捡了几样垃圾就已经很沉了。跑完后我的腿没有什么事情,但那时肩膀很重,就是因为垃圾太多太重了。”
 
“我觉得越野跑专业运动员有很大的责任来参与到环境保护中。因为专业跑者有很多的粉丝,如果他们跟我一样开始做这个事情,比如说一年他们选择一场比赛,边比赛边捡垃圾,他们的成绩最后是慢一分钟也无所谓,他们还是会第一名。但是他们捡垃圾参赛的新闻会影响到很多跑者,他们会说我的偶像也在捡垃圾,我也想跟他一起,这些是我做不到的。
 
发表了这个文章之后,贡嘎100比赛也联系过我参与明年的比赛,做一些环保工作。
 
我跟他们说,如果我参加的话,我希望比如说你们的比赛方式可以有所改变,比如说如果一名选手边捡垃圾边完成比赛,也许你的报名费可以有打折什么的。环保的方式也有很多种,要么是捐钱给这个组织,他们去捡垃圾,或者你去捡垃圾,报名费给你优惠。但是首先是要有人行动,他们也许会发现,其实我在路上捡垃圾也还好,没那么累,也许我还会跑得更快,因为我在中间休息了一下。
 
希望更多专业选手能看到我的所作所为,因为我真的觉得他们有很大的责任,因为我们有好的自然环境才会有越野跑才会有他们。如果路线太脏了,就没人想跑了,平台也就没钱了,运动员也就没了。运动员影响力大,资源大,我觉得他们一年来一次就可以改变这个圈子,我觉得他们现在不应该再追求速度了。
 
我觉得品牌会支持你的环保想法,因为我觉得品牌也很有这个意识,他们也想做长远。我觉得这样对越野跑运动也好,对品牌也好,也对这个行业也好。”欧阳凯说。十一假期后,欧阳凯会去香格里拉,阿尼玛卿冰川,会去无人区探险,也会去保护区拍摄护林员们的工作情况。
 
欧阳凯说:“我是名摄影师,还是会去自然保护区拍摄,拍摄护林员活动是自费的,做公益的,也没有挣到钱。我一年会做几次这样的工作,希望每年都可以有这样的一个活动,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是很想看到一些真正公益的报道的。